东木

我要趴在也青坑里一辈子!

是官周十二生肖!  @杂食咸鱼  你的贴纸到了!家里没矿只买了胸章。。
我死了!我永远喜欢诸葛青!

本子到了!比我想的快诶。太太诚不欺我,图很好看,有车,可是这些也掩盖不了这一整本浓浓的be气息x话说这本是买来送姬友的,那么,那么,预祝她生日吃刀快乐orz

论风后奇门与武侯奇门的日常

*是评论跟小可爱聊出来的脑洞
*风后奇门武侯奇门拟人化
*按着自己文的私设,老王拿风后奇门瞎鸡巴用x

1.
风后奇门是王也麾下一名员工。

它有个对头叫武侯奇门。

2.
鉴于两位主子在联姻的道路上撒丫子狂奔,现在应该叫同事了。

3.
可惜两人撒丫子一半停下来了。

这吊在中间不上不下的让两奇门每天愁得掉头发,有与王也一同天庭饱满的趋势。

4.以下是风后与武侯的日常碰面的第一句话:

“你家主子开窍了吗!”
“没有!你家呢!”
“我家开了!可是他怂!”

然后两奇门相拥而泣,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为着自己每日饱受摧残的眼睛哀悼。

5.碧游村诸葛青激情告白(不是)

诸葛青:我喜欢他不假。

武侯:yoooooooooo

武侯沿袭了自家主子不听八卦的好传统,本着好东西要跟朋友一起分享的良好精神,正要开开心心跟战友一起开茶会,然后就看见王也抄起风后奇门一个土河车上去。

武侯:……

“我让你打我家阿青!让你土河车!我打死你个大猪蹄子!”
“哎哎哎这又不是我想干的是王也干的你怎么怪我呢!嗷嗷祖宗打人不打脸啊!”

(等到正主终于喜结连理百年好合在一起后……)

5.劳苦员工对无情老板的痛斥:

风后:“你说我怎么就摊上个这么个主子呢……”

武侯:“咋的?”

风后:“你想想,我是谁啊,八奇技之一啊!多金贵哪!我也不是要他把我供起来如何如何,可这把我当中央空调用……这可有点说不过去啊……”

武侯:“……冒昧问一句,也总为啥拿你当中央空调使呢?”

风后:“嗨,还不是你家主子……嫌弃暖气开了太干,非要王也拿我调个天气……话说他调了个谷雨。”

武侯:“哟。”

风后:“他还拿我给青仔烤地瓜,热水,……加班加点不说,工资还是狗粮!”

武侯对于风后的遭遇深表同情,并且表示感同身受。

嗝。

6
今天风后奇门与武侯奇门也在为自己的眼睛流泪呢。

没有墨镜真是太悲伤了。

————————————
沙雕都沙雕不起来。
我真是个辣鸡orz

今日又是为风后奇门打广告的一天:

打架哄人两不误,居家必备小能手,风后奇门,你值得拥有!

【也青】冰糖梨子羹

冰糖梨子羹
*我吹爆我麻麻的冰糖雪梨!
*有私设,有bug
*冰糖雪梨一般是咳嗽吃的,这里私心拿来治发烧

世间情动,不过寒冬白瓷雪梨羹,银勺碰壁叮当响。

诸葛青发烧了。
堂堂武侯奇门传人,从小油锤灌顶铁尺拍肋,在北京中午艳阳高照傍晚阴风阵阵的天儿里被打回原形,成了只只能窝在被窝里瑟瑟发抖打着喷嚏的病狐狸。

对于诸葛青会生病这事儿王也也是啧啧称奇,异人身体素质一向挺好,何况是诸葛青这样的练家子。本寻思着带着这狐狸到什刹海去逛逛,改改他那一到冬天就见天儿窝家里不愿动弹的坏毛病,哪知道病来如山倒,才出门买个早餐的功夫,家里就多了个病患。

发了烧的诸葛青仿佛降了智,心智比他那动不动就哇哇大哭的弟弟还要小个一两岁,还死倔,拿一双因着发烧不得不睁大了的眼瞪他,打死都不肯去医院,理由是异人去医院看感冒太丢人了。王也哭笑不得,这么说自个儿上次过敏去医院已经把脸丢没了。王也没法,只得急急忙忙地赶紧从柜里又翻出两床棉被,盖在躺尸在床上的诸葛青身上,又扶着吃了家里备用的感冒药,拧毛巾,送水,测体温,期间哄诸葛青吃药五次,威胁诸葛青盖被子三次,好不容易把小祖宗安顿稳妥,昏昏沉沉躺在被褥里睡着了。王也又出了趟门,临走前诸葛青正抱着王也的枕头哼哼唧唧,不知道是不是烧得难受,睡着了也不老实。

诸葛青是在咕嘟咕嘟的水声中醒的。他其实睡得并不踏实。卧室中开了暖气,温度升高的同时连着水分一并蒸发没了,诸葛青本就是南方人,适应不了北京这干的跟沙子一样的气候,这会儿嗓子干的难受,火辣辣的疼。暖气开的太足,过高的气温蒸的人全身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黏糊糊的分外难受。偏偏手脚还是冰凉凉,不得不老老实实缩在棉被里。高温加上发烧让诸葛青成了只蒸笼里的酱肉包子,还是青色的。

厨房里的人像是提前算好了诸葛青什么时候会醒来,哒哒哒踩着拖鞋过来验收他的猪肉包子。灶台上的小锅仍在欢快地跳动着,某种水果清甜的气味却传了过来,甜丝丝的,在空气中拉出一缕一缕的糖丝,勾得诸葛青一早上没吃东西的胃终于舍得动一动了。诸葛青鼻子灵,闻得出这是梨子味,却是没猜到老王这是在捣鼓什么。身边的床垫陷了下去,王也坐在床头,将诸葛青扶起,俯下身用手探着床上人额头的温度。入手仍是一片高于常人的热度,但总算没早晨那般灼人了。“还成,烧退了点。”王也直起身子,说罢便又要回到他心心念念的厨房。

“等等!”诸葛青见王也刚来便走,赶忙扯着哑的不行的嗓子叫住他。
王也转身,疑惑地看着他。

“老,老王……”诸葛青从仍叠得严严实实的厚厚棉“茧”里剥出一个口子,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手,轻轻拉了拉王也衣服下摆,仍是有气无力的话都说不利索。“给我调个舒服点的气温呗……”

王也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这狐狸是指什么。

“嘿我这风后奇门是拿来这么用的吗!再说这不都开了暖气了!”

诸葛青不说话,低着头,抽了抽通红的鼻子,拿眼偷偷瞅他,嘴角边一点脱落的皮卷起,泛了白边,看起来好不可怜。

王也觉得他看见两只毛茸茸深棕色狐狸耳朵委委屈屈地耷拉了下去,连着整只狐都情绪低落,闷闷不乐。

“……成成成您是少爷您说了算!”王也无奈,对上了诸葛青他是真的没辙,只得乖乖举手投降。

诸葛少爷闻言立马抬头,一双眼睛兴奋得跟开了显像心法一样,冒着光,一点一点的小星星从眼眶里溢出,原本因发烧蒙着的一层雾气也蒸腾没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里头的七分愉悦三分狡黠,末了还带着那么点得意洋洋,生怕别人看不到身后摇得分外欢快的狐狸尾巴。

王也也不含糊,棉拖在地毯上踏出沉重的一声,起阵,定中宫,轮盘飞转,莹莹的蓝色光芒亮起,充斥这一方小小卧室。诸葛青能感觉的到,室内的温度渐渐降低,调整到一个最为舒适的温度,空气也不再干燥凝滞,隐隐约约还有雨水的味道扑面而来。诸葛青整个人都像沐浴在融融春光里,被春风洗涤成了春日里的一节新柳,柔柔软软,分外惬意。诸葛青舒服到眼睛都眯起来,总算从沙漠里活了过来,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嗓子还疼着,仍是干得难受。正想着,旁边递过来一双手,捧着一只小碗。碗是诸葛青挑的白瓷,冰肌玉骨,洁白无瑕,里头盛着些澄亮晶莹的梨汤。梨子五片,百合三朵,钿银小勺搭在碗沿,几丝百合在勺里牵连纠缠出一段难舍难分的绵密。诸葛青不禁咽了咽口水。他生在南方,自然而然喜好甜食。之前王也给他的药片也硬是要就着蜂蜜水才肯咽下去,比七八岁的小孩子还要怕苦。
王也舀起一勺,吹了吹袅袅升腾起的白雾,递到诸葛青嘴边,“尝尝。”
诸葛青是真没想到王也竟会做冰糖梨子羹。
梨子带着有些烫人的温度,被小火炖煮得绵软清甜,百合被糖水梨汁浸透了,内芯里藏着股沁人的甜味,咬下去似乎是尝到了南方酥软的糕点,甜而不腻。

还挺好吃。
九王爷瘫在床上,一口一口嚼着递来的梨子百合,听着一旁的人絮絮叨叨,嗯嗯哦哦的敷衍着,寻思着日后让小也子多煮几回。


——————————
一段想写又塞不进去的片段:

王也突然矮下身子,扳过他的肩。诸葛青睁大了眼直愣愣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一张脸,往常精通各种撩妹技能的大脑一瞬间死机卡壳,只感觉到刘海被撩起来,额头上贴着了两片柔软温热的东西,紧紧贴着,恋恋不舍地徘徊了一会儿。

“行了,烧退了。”王也起身,眼都不带眨一下,转身拿着空碗去厨房洗碗去了,独留下一个脸红耳赤直冒热气的炸毛狐狸。诸葛青一个人愣在原地,盯着王也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这人怎么不按套路来啊……”诸葛青躺倒在被褥里,手捂着仍热腾着的脸颊如是想。

—————————————
以下是碎碎念:

老王的风后奇门真好用啊。。简直是居家必备,我都想打广告了:
王也牌风后奇门,用过的都说好,诸葛青力荐!(不是)

一个摄影技术极差的repo

嘤糖本到了啊啊啊啊!昨天到的!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你!翻了翻才发现有好多认识的太太!值了!唉可惜没前几个没有吧唧。。。

买买买!

凉凉漏:

预售开始了!之前付过定金的小伙伴我这两天会退款的!大家点预售地址就可以了下单的小伙伴记得找客服妹子咨询或者下单时备注手机型号。
接下来是转发抽奖!
从转发的小伙伴里抽10个送手机壳或帆布袋子(或者隐藏本嘘),爱你们(笔芯)么么哒!

上升气流工作室: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126o.11854294.0.0.1a494831D2FQ0l&id=583163751933 @凉凉漏 超可爱的4款手机壳 基本上型号都能做 购前请咨询一下客服妹子!

预售时间·11-27  至  12-4

售价· 28rmb 包邮


情话

诸葛青是江浙人。

江南的山水美啊,养出来的人也美。山是美人蛾眉一道,水是女子秋水一汪,青山绿水养出诸葛青一双多情郎的眼,眼底潋滟着一池三月东风吹皱的春水,可他总是不愿让人望见这眼里风光,常眯着眼收拢了一汪镜湖,却仍是让人不住思量,平白无故惹人心湖荡漾,念念不忘那双眼里的烟雨江南。

他能想出百种情话来。一字一句,缠缠绵绵,悱恻如诗,伴着吴人清亮的嗓音,总是直勾勾地正对着人的眼,细细说给红颜知己听。对着那双眼啊,虽然看不清眼眸里是否熠熠闪烁着沉积的爱意,但那从眼尾里泄出的脉脉深情,已足够以假乱真,让人头晕目眩,只余对面人清秀白皙玉般温润的一张脸了。

*没了。我只有开头跟结尾,啥时候想出来中间再补吧(咕咕咕)
*求大佬教诸葛青任何撩妹说情话Orz

【也青】烤地瓜

*等了好久都没有太太写,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Orz
*烤红薯那段瞎掰的,就是想看两术士用奇门烤地瓜
*私设时间线是自己上一篇文留不住的后续续(还没写)的后续

等到王也跟诸葛青出来,街上是真的半个人影儿也没了。张楚岚早已带着冯宝宝跟着张灵玉先走了,美其名曰不打扰新人叙旧,临走前小师叔还感慨着诸葛兄弟与王道长感情真好啊,张楚岚听罢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夜晚的灯红酒绿悄然熄灭,沉入一池寂静。路灯下的飞蛾也不知去了哪,只余着一盏孤灯茕茕。凌晨三点,天边一线已泛起了鱼肚白,衬得天幕更为黑黝。

诸葛青一出门便打了个哆嗦。没了暖气的防御,北方凌晨的寒气可不是说着玩的,他身上那针织羊衫毛搭黑色西装外套的装束在这露水深重的凌晨实在是不值一提,比不得一旁王也秋衣秋裤全副武装。说来也是奇怪,王也这一身裹得厚厚实实的羽绒服按理应该衬得人身形臃肿浑圆,偏偏王也穿起来硬是撑出了一点硬朗的线条,倒也没给那张老天眷顾的脸打折扣。王也看着前边的诸葛青猛地打了个哆嗦,似乎看见那人一身油光水滑的皮毛都炸了起来,成了只竖起尖耳,尾巴团起想把自己裹成个球的狐狸。他为着自己的比喻感到好笑,却又觉得十分贴切了,诸葛青不是狐狸还能是什么?他败给了自己一场,却把王也的这颗心这辈子都偷过去了。狐狸精果然是祸国殃民啊,古人诚不欺我。

诸葛青可不知道王也脑子里那些弯弯绕绕,他只是自然而然地接过了王也自然而然递过来的围脖,往自己细瘦纤长的脖颈上缠了缠,顺手还捞过了那个淘宝爆款水杯。水杯里盛着王也临走前叫老板加上的热水,暖和。偏偏王道长不愿让自家水杯服服帖帖地在人手里揣着,硬是扒拉下一只牢牢握着水杯的爪子,拿手抓住了,塞进兜里。王也被诸葛青的手冻得一激灵,像是握着了一块温润细腻的冷玉。诸葛青的手不小,是正常成年男人的大小,只是更为纤细修长,骨节分明。王也一只手没法完全裹在掌心里,只得退而求其次地牢牢攥紧了四只纤长的手指。南方的水土滋润出一双莹莹如玉的手,入手温凉,就算是被这北方的寒气一熏也泛不起冻过头的红潮,只是更为白皙了点,在这最为暗沉的几个小时里仿佛流转着月华,白的晃眼。诸葛青是个会保养的男人,四只手指甲定期修剪,指盖圆润,弧度温柔,没有锋利的棱角划伤他人。一点月牙点缀在四只手指甲根部,像是满池玫红瑰水落入一瓣栀子花。
王也裹得紧实,兜里的温度极高,暖烘烘的,沾染着王也的体温熨烫着诸葛青的手。诸葛青左手一个老王,右手一个水壶,舒服得微微迷了眼,好歹是把那一身炸起的毛慢慢捋平了。王也偏头看看身旁那人冻红的鼻尖,咂了咂嘴。虽说嘴上嫌弃着诸葛青要风度不要温度,不穿秋裤,不穿秋衣,活该被冻,可到头来心疼的还不是他自个儿。王也蓦地想起小时候常在街头巷尾看见的卖烤地瓜的小摊,推着个小推车,整个巷子都是那种温暖香甜的味道。

“等着。”王也没头没尾的抛下一句,毫不留情的抽身往回走。诸葛青没了一半的暖炉,赶紧又环住了那个直男水杯,皱了皱眉,瞅着王也快步回到刚刚那家饭店。

正经的饭店也没地儿烤红薯,王也便趁着人老板还没收完店,要了两个地瓜。老板是个爽快人,挥一挥手便当送给他们了。等到王也捧着两个地瓜折回来,便看见诸葛青惊奇地看着他,似乎是看见了某种带黑眼圈的珍稀动物一般震惊,连那双眯眯眼都微微睁开了,漏出一两缕幽蓝的光。

“王道长这是要烤红薯啊。”诸葛青好奇地盯着蹲在地上捣鼓的王也,“想不到山人竟有幸一品道长的手艺。”王也没搭腔,自个儿定了中宫,开了奇门。大马路边上也不好开个土河车挖坑,干脆就直接烤了。离火烧了起来,红艳艳的在浓稠的黑暗里燃起了一簇温暖。王也一身的太极造诣这会儿拿来操控烤红薯的火候了,两个圆滚滚的红薯在王也手中辗转腾挪,火焰炙烤下渐渐散发出一缕缕甜香。原本冷硬深紫的红薯变得松软紫红,像是个小太阳,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温暖与甜蜜。诸葛青站在一旁不禁咽了咽口水。

火焰很快收了起来,黑夜里唯一一点暖色也没了,不过多了两个热气腾腾新鲜出炉的烤红薯。王也站起身,本想直接递给诸葛青,看了看他葱白柔软的指尖,干脆替他细细剥了一半的皮,递到始终向上翘起个轻松弧度的嘴角边。刚烤出来的红薯散发着腾腾的热气,两手一掰,裹着红薯特有味道的热气便扑面而来,一下子蒸的被吹的发冷的脸红了起来。诸葛青抱着水杯,对于递到嘴边的周到服务乐于享受,张嘴便毫不客气的咬了下去。香气与甜味一下子在嘴里逸散开,顺着喉管进入胃,整个身子似乎都暖和了起来,松松软软得好像被裹在云朵里。

诸葛青暖和了,满意了,眼里全是跟烤红薯里金黄灿烂的内芯一样暖融融的笑意。他大大方方地又把手伸进了王也的衣兜里。杯子里的热水,有点凉了,没老王兜里舒服。

“王道长也会这般体贴人啊。”诸葛青笑意盈盈,往王也那又凑近了点。

“嘿,那可不。”那人一手一个烤红薯,没法握着人的爪子,心里有点小遗憾。

“毕竟现在身份不一样了。”

  王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也青】留不住

留不住
*小透明出来丢人现眼了。
*晚自习产物
*给A老师的。如果不能留住太太的话就当送给老师最后的礼物了。
*意念表白 @倾盖如故

王也站在四楼包间外,楼下是夜晚深沉的黑。

落座的这家饭店设计颇为贴心,包间外开了个小阳台让他这种一杯倒的人吹吹风醒酒。北京还是有夜生活的。午夜十点,放眼望去处处皆点着璀璨的灯,续写这日复一日的纸醉金迷。街对面酒吧里晦暗迷幻的光彩泄出一滴,摇滚音乐在酒精里浸泡得绵软缠绵,飘出大门时只剩下一点朦胧的尾调。街头大排档的人声隔着一排排的路灯模模糊糊地传来,铁架上烤羊肉的滋滋声远远听来与路旁飞蛾扑向夜灯的声音混为一体——“哧”一声,肥肉流油,孜然飘香;又“哧”一声,躯体坠落,翅膀烧灼,却复又提起一口气,拍打着苟延残喘的双翅,飞向那一团白亮的火。

两年前诸葛青来北京,也是半夜,拖着个LV行李箱从天而降,一下飞机便嚷着要尝尝北京本土风味。那时候哪还有店家营业呐,由此得来个北京没有夜生活的结论。彼时王也只是在心里喃喃念叨着诸葛家的小祖宗诶,无可奈何地带着诸葛青去了金鼎轩。狐狸筷子上戳着个蟹黄包,嘴里还吸溜着阳春面,晃晃手腕老神在在地批评起北京爷们朝九晚五的规律作息。

后来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其间种种,不值一提。只需知晓,碧游村之后两人便没再联系了。往常在北京,两人见天儿碰面,搭伙四处游荡,微信上诸葛青仍是三天两头骚扰他,喊着老王,拉着王也这个三百年不碰微信的人时不时摸出手机看看诸葛青又发来了些什么。两人微信消息数量越来越多,最后停止在某个数字上静息不动。诸葛青不来找他,他自也不会去找诸葛青,没胆也没那个资格。于是微信对话界面便停留在碧游村前一天,不再动弹。朋友圈里“蛰你”二字倒是频繁出现,力求登上王也朋友圈的热度第一。诸葛青的每一条朋友圈里总接着一溜红颜知己的殷切关注,王也每每匆匆瞥过一眼,不留评论也不点赞,却是偷偷地把狐狸的每一个字几乎都放在心眼里:诸葛狐狸又撩了几次妹,换了几个女友,最近去了哪儿晃荡,哪哪哪的烤地瓜特好吃……他控制不住自己。偷偷地,卑微地隔着屏幕,小心翼翼窥探诸葛青的生活。王也告诉自己得改,决不能再这样,第二天仍然对着屏幕上诸葛青那条靛青的发尾发呆。

是劫。

过不去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已陷了进去。

而他,心甘情愿。

两年未见,今儿个张楚岚不知道抽了哪门子风,竟约着他们几个在北京撮一顿。王也到了一看,呦呵,这孙贼还真舍得花钱,也不知道背后打的什么算盘。

王也承认自己这一顿饭局是有私心的。那天张楚岚微信上问他,他正要拒绝,对面发来一句“老青也来”,他便乖乖闭嘴了。他还能怎么办。屏幕上的终究比不上真人。正主可是一刻不停的在奔走,怎会为了谁乖乖地待在一个地方不动呢?

诸葛青带着他的女友来了,不是傅蓉。小姑娘生得水灵,跟诸葛青站在一起真是十分般配。饭桌上王也看着他对女友百般照顾,时不时撩上几句,惹得人脸红得跟三月桃花一般。王也不知道这狐狸是撩着玩,还是当了真。如果这是当真的话,他想。如果这是认真的话,我应该会更难受一点吧。

刚刚诸葛青照顾女生,跟着女友一同先回去了。这会儿两人刚到楼下,。王也说着出来吹吹风,便出了包间,靠到了栏杆旁,目送楼下两人。那两人靠得很近,互相依偎着,牵着手。夜晚气温低,诸葛青很绅士地将自己的西服外套搭在女生肩上,两人笑着,小声交谈着,不知道诸葛青说了什么逗的女生害羞得埋进诸葛青胸前。郎才女貌啊。王也默默看着,无言。

“老王,刚才怎么不一起留住老青啊。”张楚岚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了一旁。他学着王也,靠在栏杆上,看那一对金童玉女。“当初在北京,诸葛青可黏你黏得紧。你俩两年没见,应该有话要说吧。”他掏出一只烟,自己点着了。“咔嚓”一声,火星在黑暗里忽隐忽现。
果然啊,还是被这人精知道了。恐怕在碧游村自己还没想通时他便已经知晓了。

王也突然很想也跟着抽烟。

他劈手夺过张楚岚手里的烟,学着他的样子猛吸了一口。浓重的烟味一下子冲进肺叶里,呛得他咳嗽不止。但第一口过后,也便知道该怎样了。王也缓缓将烟丝吐出,尼古丁的气息熏得整个胸腔发苦发闷。他的眼睛始终钉在楼下两人的身上,目光悠远。这会儿两人已打到了车,诸葛青正微微俯下身与司机说着地址。那块翠绿的翡翠吊坠从衬衫衣领间滑出,就算在夜晚也依然隐隐流转着华光。诸葛青很像那块玉——看似温润,却又有一身傲骨,
        烟雾缭绕里,诸葛青的面容也模糊不清,看不真切了。他似乎跟着月光,和他身上的白衬衫一同,融化在王也吞吐出的烟雾里,散在这一片清冷的月华中,成了一阵抓不住的风。王也对着那个身影遥遥伸出手,虚虚握住,似乎这样便能抓住那个青色的影子,抓住那缕风。他复又松开手时,那人已不见了,从指缝里溜出,滑进出租车里。车子扬长而去,连一点灰尘都没卷起,唯留下一点风的痕迹。

“留不住啊。”

  他叹。

他是天地间最肆意飒爽的风,是天际永不停息的云,多少花朵想留住他,他却只留下一阵香,吹得人心湖波动,自己却连一片叶都不带走,又怎么会为了他留下呢?

他怎么留得住他呢?

end

*我知道老王不可能抽烟,可是这样真的很帅很好看啊(小声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