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木

留不住

留不住
*小透明出来丢人现眼了。
*晚自习产物
*给A老师的。如果不能留住太太的话就当送给老师最后的礼物了。
*意念表白 @倾盖如故

王也站在四楼包间外,楼下是夜晚深沉的黑。落座的这家饭店设计颇为贴心,包间外开了个小阳台让他这种一杯倒的人吹吹风醒酒。

北京还是有夜生活的。午夜十点,放眼望去处处皆点着璀璨的灯。街对面酒吧里晦暗迷幻的光彩泄出一滴,摇滚音乐在酒精里浸泡得绵软缠绵,飘出大门时只剩下一点朦胧的尾调了。街头大排档的人声隔着一排的路灯模模糊糊地传来,铁架上烤羊肉的滋滋声远远听来与路旁飞蛾扑向夜灯的声音混为一体。“哧”一声,肥肉流油,孜然飘香;又“哧”一声,躯体坠落,翅膀烧灼,却复又提起一口气,拍打着苟延残喘的双翅,飞向那一团白亮的火。

两年前诸葛青来北京,也是半夜,拖着个LV行李箱从天而降,一下飞机便嚷着要尝尝北京本土风味。那时候哪还有店家营业呐,最后两人去了金鼎轩。

碧游村之后他们便没再联系了。诸葛青不来找他,他自也不会去找诸葛青,没胆也没那个资格。于是微信对话界面便停留在两年前的某时某刻,不再动弹。朋友圈里“蛰你”两个字倒是频繁出现,力求登上王也朋友圈的热度第一。诸葛青的每一条朋友圈里总接着一溜红颜知己的殷切关注,王也每每匆匆瞥过一眼,不留评论也不点赞,却是偷偷地把狐狸的每一个字几乎都放在心眼里:诸葛狐狸又撩了几次妹,换了几个女友,最近去了哪儿晃荡,哪哪哪的烤地瓜特好吃……他控制不住自己。偷偷地,卑微地隔着屏幕,小心翼翼窥探诸葛青的生活。王也告诉自己得改,决不能再这样,第二天仍然对着屏幕上笑的灿烂的诸葛青发呆。
是劫啊,过不去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已陷了进去。

而他,心甘情愿。

两年未见,今儿个张楚岚不知道抽了哪门子风,竟约着他们几个在北京撮一顿。王也到了一看,呦呵,这孙贼还真舍得花钱,也不知道背后打的什么算盘。

王也承认自己这一顿饭局是有私心的。那天张楚岚微信上问他,他正要拒绝,对面发来一句“老青也来”,他便乖乖闭嘴了。他还能怎么办。屏幕上的终究比不上真人。正主可是一刻不停的在奔走,怎会为了谁乖乖地待在一个地方不动呢?

诸葛青带着他的女友来了,不是傅蓉。小姑娘生得水灵,跟诸葛青站在一起真是十分般配。饭桌上王也看着他对女友百般照顾,时不时撩上几句,惹得人脸红得跟三月桃花一般。王也不知道这狐狸是撩着玩,还是当了真。如果这是当真的话,他想。如果这是认真的话,我应该会更难受一点吧。

刚刚诸葛青照顾女生,跟着女友一同先回去了。这会儿两人刚到楼下。王也说着出来吹吹风,便出了包间,靠到了栏杆旁,看楼下两人。那两人靠得很近,互相依偎着,牵着手。夜晚气温低,诸葛青很绅士地将自己的西服外套搭在女生肩上,两人笑着,小声交谈着,不知道诸葛青说了什么逗的女生害羞得埋进诸葛青胸前。郎才女貌啊。王也默默看着,无言。
“老王,刚才怎么不一起留住老青啊。”张楚岚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了一旁。他学着王也,靠在栏杆上,看那一对金童玉女。“当初在北京,诸葛青可黏你黏得紧。你俩两年没见,应该有话要说吧。”他掏出一只烟,自己点着了。“咔嚓”一声,火星在黑暗里忽隐忽现。
果然啊,还是被这人精知道了。恐怕在碧游村自己还没想通时他便已经知晓了。

王也突然很想也跟着抽烟。尽管知道这样对身体不利。

他劈手夺过张楚岚手里的烟,学着他的样子猛吸了一口。浓重的烟味一下子冲进肺叶里,呛得他咳嗽不止。但第一口过后,也便知道该怎样了。王也缓缓将一口烟吐出,尼古丁的气息熏得整个胸腔发苦发闷。王也始终望着楼下的两人。这会儿两人已打到了车。烟雾缭绕里,诸葛青的面容模糊不清,看不真切。他似乎跟着着月光,和他身上的白衬衫一同,融化在烟雾里。王也对着那个身影缓缓伸出手,虚虚握住,似乎这样便能抓住那个青色的影子,抓住那只狡猾的狐狸。他复又松开手,那人已不见了,从指缝里溜出,滑进出租车里。车子扬长而去,连一点灰尘都没卷起,留下一点风的痕迹。

“留不住啊。”

他叹。

他是天地间最肆意飒爽的风,是天际永不停息的云,多少花朵想留住他,他却只留下一阵香,吹得人心湖荡漾,久久不能平息,自己却连一片叶都不带走,又怎么会为了他留下呢?
他怎么留住他呢?

*我知道老王不可能抽烟,可是这样真的很帅很好看啊(小声bb)